秋天 雨天

秋 雨 水彩/素描紙 16×21.5cm(w/h)  2018/10



















自從住家後方要蓋集合住宅之後
我的生活產生非常大的改變
原本可以發呆的地方都變成最吵的環境

我告訴身邊的人
沒有人同情我

我打電話到新北市施工局 警察局
然後不經意的一位施工局代辦人員
是唯一安靜傾聽我處境的人
我只能說人間自有真情在

我將床移到客廳
畫作移到原本安靜的房間

因為舊傷腰痛無法搬移家具
請了搬家公司兩次

也無心看顧上個月台中的展覽
有人說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而我這準備幾百年的人
為著生活的艱難
耗盡了機會

在深夜獨自看著我放在客廳的床
我拿起久未提起的畫筆

秋天 雨天 獨自擺在我眼前
非常寫實憂傷


秋天的布偶


每到秋季
水果店就開始擺滿不同顏色大小的柚子
有時堆得滿山的高
那墨綠色的色階常給人一種想像

在製作秋天的布偶時
也就以此顏色做發想
墨綠色的頭髮
身上繡的綠色小花
綠色工作裙
小小的織袋

更重要的是喝茶
將柚子果肉切成小小的
加入喜歡的茶包

在晴朗的午後
泡一杯茶
真的很療癒

我在布偶身上縫了
手繪茶壺與杯子
當作秋天的象徵
雖然有一點好笑

但它不時提醒我
那年秋天泡茶的開心時光



飄蕩的春日與夏天

飄蕩的春日與夏天 油彩 /畫布 80×64cm(w/h) 2018/8


晨間作了一個夢
夢見離世的朋友
然後世界像翻滾的白
好遠好遠

因為沒有眼淚
所以有點傷腦筋

八點之間居家後方的重型挖土機
將我從夢中敲醒

我躺著
想著即將失去
也不太能獲得的美好
是如此殘酷的寫實擺在眼前

原來
我曾經如此理所當然的陽光
現在卻如此奢望

那一切還剩下什麼?

想著
畫著
蟄伏半年的油畫
有點安慰我
又像是與我對話般
將一切
可能的內心
裝在方格裏

一天我趴著睡午覺
捨不得結束

內在很久的聲音
說著
起來
將圖結束吧

啊~流了幾滴眼淚
這樣的夢與現實
直逼我
好好走下去

內在的遠方

photo:efen

這次的聯展
從2002年到現在的油畫作品
近年來畫圖過程緩慢
能有聯展的機會實屬難得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內在的遠方--台日聯展
2018/8/11-9/29
臻品藝術中心/台中市西區忠誠街35號


手作信封


我已經很久沒買信封了
一方面可以寫信的人越來越少
又 坊間的紙材很難深得我心

因此我開始用廢紙作信封袋
形式變得更自由了

可以用裁縫機車
用手縫
口紅膠黏
內折外摺

像做一件衣服一樣
非常有趣

對於不用畫很直的線
裁切可以很隨意這件事真的很療癒

我可以花一個下午時間這樣折折翻翻
 獨一形式的信封袋馬上成形

它們也成為我送人的禮物
或放我手工書的袋子







新發現的手作方法
與大家分享

如有留言的朋友
我真心可以寄一份手工信封給你喔!

夏天的布偶


夏天的布偶是每一季編織的進度之一
每到夏天
就希望秋天快點來到
殊不知
四季的變換
常在這樣的長嘆中度過每一年
也默默的做了好幾件四季的布偶

為了好辨識夏天的符號
帽子 飲料應該很明顯吧

我這樣想著
所以剪了一小塊舊t與花布
用鐵絲捆了毛線
在腿上繡了一顆蘋果
希望他呈現清爽夏天的喜感






完成時
不時將他放在胸口腿上
非常幼稚的和布偶點頭說話
好像回到小時候的自己啊~~~

禮物

禮物 水彩/素描紙 16×21.5cm(w/h)  2018/06




















那是一天的尋常日
鄰近教會的媽媽為我煮了兩鍋飯菜
豬肝炒韭菜 燙花椰菜 豬肝湯
兩條香蕉

我將剩下的菜放進自己的盒子
將她的鐵鍋洗好擦拭
放在流理台上
正好的視角
我拍了一張照
想提醒自己那份對我無私的愛與溫暖

將這幅插圖完成
也是充滿感謝的心情

如果有一天我有那小小的能力
希望也可以這樣的做

謝謝這位媽媽的愛與啟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