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前一位長輩
非常信誓旦旦地宣布
以後我們的生活
會用小小的圖在cell phone上交流
創作者的工具會從此改變
他宣布完這件預言
沒有人回答他
可能想是位長輩
就當他發了一點瘋

而我完全不相信他說的
覺得所有的創作根本是不會被取代
不可能小小的手機就能完成什麼

而現在
事隔許多年
我卻在疫情期間
為了尋找一些求生技能
及一位朋友的push
開始了我的line圖人生

我找了一張繪圖本
從木架上找了一排還有水的彩色筆
我知道要清楚的線條
所以彩色筆是對的
在一個晚上畫了二十幾張圖

將生活的細節
一點觀察
融入在一個絕對的線條裡
一反我的油畫筆觸
那是一個非常絕對與人溝通的圖
覺得畫完好清爽
沒有模糊地帶

我將這些圖scan
用以前工作時
一點去背技能

閉著眼睛
每天完成兩張去背圖
而在最後因為檔案儲存錯誤
又再來回三次

是不是我很閒
可以這樣搞

沒有

我的重生計畫
除了種植物
畫圖
就是煮菜

line圖是實驗是插曲

在11月12日
完成我的首發

而用一個非常好記的名字

因為有些亢奮
我等了一個禮拜
才在這裡發聲

後續還有很多主題計畫
想到此
就又開始亢奮

是自己一個人在轉圈圈嗎?

哈哈

line連結








 

和平之島

和平之島 oil on canvas 45×38(cm) Oct,2021

10月時我完成一張油畫
距離上一次
已一年了

年初時我有將這張畫打了草稿
後來就生病一直沒有再碰它

直到我出院在家復健
一次打掃時
經過我的畫圖區
看見我未洗的筆
充滿油漬與花花的筆芯
沾滿灰塵的畫布

我好像隔了一扇窗
忘了我曾經為它做過什麼

我將筆清洗了一遍
將畫圖區改到一個小房間
我以前睡覺的地方

我將好幾張素描翻開來看
覺得重新畫這張圖
一定要有什麼意義

於是有時候我走路想
吃飯想
禱告時想

就在我每天為自己陽台
建築一個小花園時
我好像看見我自己...

一個即將枯乾的葉子
在另一條分枝上長了新葉

一顆酪梨的籽去年埋進土裡
現在竟然長大

這些似乎給了我一些想法
不是常畫的素描
是這些植栽
與生命的樣態
給了我一些覺醒...

依然先在畫布打底成白色
上了四次

將油畫重新整理一遍
將可能用的白色藍色綠色先擠好
似乎畫圖一半
又將黃色紅色
也擠了一些
覺得邊畫邊想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自己

我將眼睛閉上
想像我在一個充滿陽光的日子爬山
那應該是什麼呢
是新生
是和平
也是神的愛

所以我取名 和平之島

那真是一個安靜美好的過程
鼓勵我往下延伸

今天
就以此為文紀念
 

戴眼鏡女孩/秋日





戴眼鏡女孩
有一件點點棉布上衣
和很緊的褲子




她舉起手
望向遠方的樣子
像海邊擱淺的白鷺鷥



一天她編了一雙毛線鞋
是她準備冬天時穿的



她緊實的肚子
是每天餵養自己累積起來的脂肪

束腹帶
是用紅點布縫製成的

她堅持
世界統一用的黑色材質
會讓人死氣沈沈

她像是個很舊的人
畢竟
什麼都是努力掙來的
連汗水
灰塵
油膩
都要一起接收

秋天的戴眼鏡女孩
還沒接好陽光
聽說冬天
迫不及待地來了




 

我做了一個夢 水彩/素描紙 19.5×15cm(w/h)  2021/9

我開始不僅在河道走路
也在自家附近的巷弄走
它其實有點鄉下
老人會將自家的椅子
擺出來
坐著聊天

有許多早餐店
傍晚時的雞蛋糕攤
及一家烤肉店

自從後方集合住宅蓋起來
更多了藥局
連鎖火鍋店
全家

一天往美廉社的方向買菜
發現有烤鴨店
即時的水果店

在這樣尋常的日子
我買了幾顆蘋果
老先生自種的高麗菜

空氣混合著公車機車的汽油味
邊角的烤肉味
和雞蛋糕

似乎這世界突然活絡起來
大家是如此努力生活
回到一個交錯的軌道

而我對這要突然吵雜的世界
竟也興奮起來

猶記在早晨時
那寧靜的欒樹步道
覺得反差頗大

卻無違和感



 


它像白雪公主穿的半圓袖短衫
花布顏色多層細緻
在短短少少的布市找到

清爽優雅

尤其微笑的線條
車縫細節多樣的白花

適合這樣
有時有陽光的日子
一起散散步





材料:棉布

尺寸:
衣長:58cm
肩寬:8.5cm
袖長:13cm
袖龍:22cm(單面)
胸圍:47cm(單面)



 



  水彩/素描紙 11×17cm(w/h)  2021/3


從來不知道
有一天口罩成為我們的五官之一
進入我們的皮膚
融為一體

這世紀病毒
禁錮著我們身心
與人之間的距離

我們用螢幕溝通
用手機買東西
拿著消毒水
噴著可能碰觸的地方
噴著自己
和著汗水

我們很少出門
因為外面有毒
我們不小心追了很多劇
沈溺影音世界
忘記真實的生活

當夜深人靜
將口罩摘下
才驚覺自己的臉

我們一起見證一個病毒時代
人是如何活著
並且
必須帶著希望

這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過的關



夏天布偶--波波







每個季節都要做一件布偶
波波是在這段日子完成
這時是夏天
布偶的顏色
應該暖一點

而夏天
真的就像電影無人知曉的夏天一樣
緩慢安靜的展開

她有一頭捲髮
所以叫波波
腳微微抬起來
紅色的小球是她每天運動的好朋友
手也無法閒著
因為手腳並用比較舒心

她有一個小而美的花園
夏天時
植物茂盛
可以這樣等待 觀看

在這奇妙的瘟疫開始
波波可能和許多人一樣
在家運動
可能也將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
或是度過一個
與自己獨處的夏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