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眼鏡女孩/秋日





戴眼鏡女孩
有一件點點棉布上衣
和很緊的褲子




她舉起手
望向遠方的樣子
像海邊擱淺的白鷺鷥



一天她編了一雙毛線鞋
是她準備冬天時穿的



她緊實的肚子
是每天餵養自己累積起來的脂肪

束腹帶
是用紅點布縫製成的

她堅持
世界統一用的黑色材質
會讓人死氣沈沈

她像是個很舊的人
畢竟
什麼都是努力掙來的
連汗水
灰塵
油膩
都要一起接收

秋天的戴眼鏡女孩
還沒接好陽光
聽說冬天
迫不及待地來了




 

我做了一個夢 水彩/素描紙 19.5×15cm(w/h)  2021/9

我開始不僅在河道走路
也在自家附近的巷弄走
它其實有點鄉下
老人會將自家的椅子
擺出來
坐著聊天

有許多早餐店
傍晚時的雞蛋糕攤
及一家烤肉店

自從後方集合住宅蓋起來
更多了藥局
連鎖火鍋店
全家

一天往美廉社的方向買菜
發現有烤鴨店
即時的水果店

在這樣尋常的日子
我買了幾顆蘋果
老先生自種的高麗菜

空氣混合著公車機車的汽油味
邊角的烤肉味
和雞蛋糕

似乎這世界突然活絡起來
大家是如此努力生活
回到一個交錯的軌道

而我對這要突然吵雜的世界
竟也興奮起來

猶記在早晨時
那寧靜的欒樹步道
覺得反差頗大

卻無違和感



 


它像白雪公主穿的半圓袖短衫
花布顏色多層細緻
在短短少少的布市找到

清爽優雅

尤其微笑的線條
車縫細節多樣的白花

適合這樣
有時有陽光的日子
一起散散步





材料:棉布

尺寸:
衣長:58cm
肩寬:8.5cm
袖長:13cm
袖龍:22cm(單面)
胸圍:47cm(單面)



 



  水彩/素描紙 11×17cm(w/h)  2021/3


從來不知道
有一天口罩成為我們的五官之一
進入我們的皮膚
融為一體

這世紀病毒
禁錮著我們身心
與人之間的距離

我們用螢幕溝通
用手機買東西
拿著消毒水
噴著可能碰觸的地方
噴著自己
和著汗水

我們很少出門
因為外面有毒
我們不小心追了很多劇
沈溺影音世界
忘記真實的生活

當夜深人靜
將口罩摘下
才驚覺自己的臉

我們一起見證一個病毒時代
人是如何活著
並且
必須帶著希望

這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過的關



夏天布偶--波波







每個季節都要做一件布偶
波波是在這段日子完成
這時是夏天
布偶的顏色
應該暖一點

而夏天
真的就像電影無人知曉的夏天一樣
緩慢安靜的展開

她有一頭捲髮
所以叫波波
腳微微抬起來
紅色的小球是她每天運動的好朋友
手也無法閒著
因為手腳並用比較舒心

她有一個小而美的花園
夏天時
植物茂盛
可以這樣等待 觀看

在這奇妙的瘟疫開始
波波可能和許多人一樣
在家運動
可能也將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
或是度過一個
與自己獨處的夏日啊


復健

take a walk  水彩/素描紙 26×17cm(w/h)  2021/7

我開始每天散步
聽說這也是一種復健
我住的地方
有幾條散步路線
我會選擇早晨人少的時段
戴著帽子 束腹 及拐杖
(還有口罩)
這樣裝扮很像大嬸
但我沒辦法

在樹蔭下散步感覺好像到了什麼地方旅行
大自然裏的寧靜
似乎鼓舞著我
即使滿頭大汗

現在早晨散步成為我生活的主題
這樣畫下它
也提醒自己

不知是否復健有了點成效
我增加了一點肉
乾黃的臉
變得很黑
看起來像運動選手

前一個月
我吃著母親給我煮的各種蛋白質料理
吃完兩隻老母雞
各種魚料理
數下來
我應該已吃完一年的份

似乎
夏天
陽光
走路
食物

是一種不錯的復健因子
嗯~~繼續努力下去


甦醒













我待在醫院已經一個禮拜了

手術前兩天我必須灌腸

連續兩天用各種方式輔助

那時照顧我的三姐
幾乎是奮力一搏
不管我有多髒

我原本慢慢回來的食慾
漸漸被剝奪
禁食時水也無法喝
覺得沒什麼自尊

開刀前一晚我將已寫好的遺囑說了一遍
對於術後可能要插管住加護病房的方式
我懇求家人
就放棄急救我

那時候除了禱告
我無計可施
翻開聖經 卻什麼字也讀不下去

我將朋友給我的精油
一罐罐的聞一聞
讓我感覺還活在世間 

下午兩點我坐著輪椅被推進手術室
護士叫我慢慢坐上手術台
我心想 你也幫幫忙 不會抱我上去喔
都快嚇死了

之後不醒人事
直到恢復室
醒來時 以為這是人間嗎?
而且我還做了一個夢
夢見我在一個很熱的地方喝著椰子水

當清醒時
不知怎麼辦時就只有禱告

那微小鼓勵的聲音
在我內心流串
祂說
我在這裡 你不要怕
一遍又一遍

是這樣的安慰
讓我撐過手術室

那種喜悅很難形容
覺得自己親自經歷神的愛
是我信仰的開關

讓我重新認識神





.